专栏 Veron资讯

邱道勇  未来市场难以容纳低技术企业

在《众筹大趋势》这本书中,我多次谈及技术经济和知识经济的发展规律问题。技术和经济的结合,形成了一个双螺旋的基因(DNA)结构。

技术经济正在变成一个生命体,正在加速进化,早已经主导现代经济。

很多经济学者经常说低技术创新依然可以做出骄人的业绩,并且能够举出很多的案例来说明低技术可以主导市场。其实类似于沃尔玛和麦当劳这样的企业,产品买卖只是看上去简单,但是我们依然认为这是两家高技术企业,因为整个供应链系统的效率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准。亚马逊是一家网络零售企业,却也是全球科技创新的巨头之一。

不能以技术增强商业模式
企业将被更激进变革者挑落马下

我一直认为,未来企业没有低技术企业,不能够利用技术进步来增强原有商业模式的企业都会被更激进的变革者挑落马下。基于微信的商业生态系统具备了无可比拟的复杂性,最简单的网络交易,被整合到一个社会化的经济大体系中,中国人刷手机支付,嘀的一声背后,是非常复杂的技术系统,人工智能和软件系统瞬间计算,完成实时交易。而这一点,让中国成为移动支付的领先国家,在国际上成为众多国家的羡慕对象。

在我的另外一本书《微信改变世界》中,那已经是六年之前,我在图书写作的过程中,就和国内好几位互联网思想家在讨论微信的价值系统,对于未来世界的影响。而六年之后,我们回过头来,微信确实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这一点不妄言,不虚言。

中国在送走人口红利之后,正在获得创新红利。这几年间,人们能够在生活中感受到中国技术的大爆发。几天一个领先突破性的成果就会出现,这种大爆炸式的创新,正在一些人才密集的中心城市中展开。技术经济,行业技术和信息技术,多学科的高新技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实现再融合,又产生新的创新。

深圳是全球创业的热土
诞生大量高技术创新企业

深圳是全球创业的热土,大量的高技术创新企业在这里诞生,整个城市弥漫着一种创新的激情,这种年轻有活力的城市文化成为一种在知识和技术领域积极进取的动力系统。大量的普通企业正在完成整体的信息化和智能化,整个供应链效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从全球的视角来看,深圳创新正在引领这个时代,被誉为“东方硅谷”,有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很多硅谷创业者在一轮融资完成之后,会立即飞往深圳,寻求产品解决方案。他们对于以深圳为代表的产业供应链的效能赞不绝口。

腾讯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企业层面的问题,也是社会层面的问题。作为社会共益企业,企业发展能够让全社会获得利益,提升了效能,这是下一代企业的新的角色。而深圳、香港和澳门形成的大湾区,正在变成整体的知识产权经济的巨型孵化系统。

政府和社会组织,以及智库对于粤港湾湾区未来发展,也在积极思考和行动。在整体上进行社会创新,大胆探索,找出未来十年二十年的经济制度支持,而政府和社会组织机构需要成为价值创新的护航者。粤港湾湾区需要成为全球知识创新的高地,建立以知识产权为核心的新发展模式。

未来的经济发展
着力于创意、科技和媒体

未来的经济发展,着力于创意、科技和媒体的有机大融合,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需要建立健全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和支持体系。这种支持体系更加重要,我们要建立一种知识产权交易和转化的效能区域,全球一流的创新区域,需要一流的知识产权的保护和转化系统。

谁能够在未来建立起知识创新的整个价值链,构建一个从制度到转化的闭环,谁就能够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获得优势地位。而在中国的城市群中,粤港澳大湾区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深圳极强的制造业产业链配套系统,香港全球贸易和市场经验、金融服务系统,加上澳门连接全球的身后积淀,大湾区域对于建立全球创新高地具有很强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