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詩杰 丹斯里(勋爵) 专栏

翁詩杰 丹斯里(勋爵) 专栏

RCEP生效及执行后将重构区域价值链

【RCEP生效及执行后将重构区域价值链】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生效及执行后,将重构区域价值链,并让区域内欠发达国家(LDC)从中受惠。 就以RCEP其中两个在近年内即将脱离欠发达国家行列的成员国——缅甸与老挝为例,尽管在近年内即将丧失欧盟与北美市场所赋予LDC的贸易优惠,可是RCEP却正好给这两国带来新机遇,这足可抵销前者对其经济所造成的冲击。 相形之下,亚洲尚未隶属RCEP的欠发达国家,例如孟加拉、尼泊尔等,同样也是“毕业”在即,却因没有任何FTA所赋予的优惠,而必须面对其产品出口欧美巿场丧失竞争力的冲击。 当然,LDC在RCEP里要面对机遇和挑战并存的考验。RCEP里三个欠发达国家——缅甸、老挝和柬埔寨在享有机遇之余,也必须寻求自我调整政策、进行与时俱进的改革与开放,才能面对加入RCEP后所需面对的市场竞争。 值得关注的是,RCEP不同于欧盟,不是“关税同盟”(Customs Union),故此各成员国可保持本身的经贸政策。这弹性本属优势,可其短板是若干成员国本身的政府釆购政策、补贴政策或股权比例政策等,也可能是日后造成分歧的根源。 【 没有东盟中心地位,RCEP可能不会启动 】 当RCEP刚要启动时,频频面对一些西方舆论将之与“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条规评比。RCEP的若干成员国具双重身份,是否会以CPTPP的严苛门槛来求诸于RCEP成员,还是个关键。 我非常认同没有东盟的中心地位,RCEP可能不会启动的评论。东盟在RCEP的中心地位,不光是因为它是初始的倡议单位,或在15国当中占10个席次,或三分之二,而是它能够把东北亚中国、日本、韩国三国折腾多年,不能签订相互间自由贸易协定(FTA)的障碍,借RCEP框架一揽子解决;也同时把本已跟东盟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大洋洲澳洲、新西兰两国延揽进RCEP。 即便是要使之生效,需要成员国议会覆准背书,其所设之门槛条件也是以东盟为中心,即东盟十国中不少过六个,另加五个对话伙伴中的三个。 在地缘政治的大国博弈中,RCEP的包容性仍然系于东盟的不选边站队,既与中国友好,且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也同时与美国的伙伴,如日本、韩国、澳洲及新西兰等保持稳健的关系。 这一切皆是奠定东盟在RCEP的中心地位的导因与现实条件。 欲了解更多, 请参阅 《创投时代》(VCNews)电子报 www.vc- ...
翁詩杰 丹斯里(勋爵) 专栏

RCEP生效15国组成世界最大自易市场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于2022年元旦的生效,即意味着这个由15国组成举世最大的自由贸易市场,非但占全球经济生产总量的30%,同时预料每年将为世界经济增加2090亿美元的收入;估计至2030年,它将给世界贸易带来5000亿美元的进账。 由于RCEP旨在建立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利的自贸区,因此,我认为这协定生效后,将对区域经济发展带来积极和正面的影响。 例如这协定框架下的“原产地规则” ( Rule of origin )将使许多产自成员国的产品和零部件,得以享受免税的优惠,进而加强产品的竞争优势与市场的流通。 它麾下的欠发达成员国( LDC),如 缅甸、柬埔寨与老挝等,预料会在协定生效后,受惠于更多资金的流入。对RCEP欠发达国家而言,RCEP的成立,将赋予成员国的各种优惠有助于吸引其它经济体的投资。 另一方面,东北亚的中国、日本、韩国三国也因为同属RCEP成员国,而消除多年来彼此间未能缔结自由贸易协定( FTA )的障碍。 RCEP将逐步改善数字经济的短板 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塑立了新常态,尤其是加速了东盟乃至亚太地区数字经济的成形与相关产业的发展。根据东盟的数据,疫情期间东南亚的线上新用户激增,高达4000万;电子转账也由2019年的6000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6200亿美元。 冠病疫情前,东盟在推进数字经济方面所面对的短板,主要围绕数字经济基建(digital infrastructure)的匮乏、数字鸿沟( 或“数位落差” ——digital divide ...